柒财网 头条 2022年新能源汽车迈入掘金新周期 造车新势力扭亏门槛提升至年产40万辆

2022年新能源汽车迈入掘金新周期 造车新势力扭亏门槛提升至年产40万辆

回眸即将过去的2022年,在电动化和智能化变革浪潮引领下,我国汽车产业加快结构调整步伐,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销量大幅度提升。与之相对应的是,投融资持续火热,并展现出了全新的投资逻辑和产业气象。

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11月份,年内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生融资事件217起,融资金额893亿元;产业链公布了200多个重大建设和项目投资,总投资额超过13000亿元,投资规模超过100亿元的项目40余个。

其中,广汽埃安A轮融资达183亿元,成为行业最大融资案例;岚图汽车A轮引战融资近50亿元,投资方共10家,融资后岚图估值近300亿元。

“今天被资本市场看好的企业,未必是最赚钱的企业,投资者都在为未来而投资。”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车企投资电动汽车会非常痛苦,但是不投资就没有未来。

“上述两笔融资事件中,头部资本角逐激烈,普通投资机构已经很难入局了。”中国乘用车产业联盟秘书长张秀阳认为,从2022年多家新品牌的融资案例来看,这些品牌不仅单轮融资金额巨大,且参与融资的投资方大多自带产业资源。预计新能源汽车在2023年将进入近身肉搏阶段,传统车企的实力和背景已经内化成新品牌的基盘与保障,发展势头会更加猛烈,留给还未迈过生死线的造车新势力的时间已经不多。

投融资持续火热

仍为年度最热风口之一

《证券日报》记者据天眼查App统计显示,2012年—2021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融资热度呈现波动上升态势,融资事件达共计1136起。其中,2016年—2018年融资事件连续三年超过160起,2017年融资事件达到阶段性新高至185起;2019年相关事件数和披露金额有所回落;2020年新能源汽车赛道融资事件89起,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2021年新能源汽车赛道融资事件数量为历年最多,共计239起,披露总额达3639亿元,同比大增181.66%,创下历史新高。

在经历了投融资热度最高的2021年后,尽管受多重外部因素影响,2022年新能源汽车整体融资事件次数和金额不及去年,但依然是今年最为火热的投资风口之一。

从融资区域来看,北京成为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融资企业最为集中的城市。2015年至2022年10月份,北京有关新能源汽车产业累计投融资事件数量达106起,位居全国之首。其次为上海,同时间段内的累计投融资事件数量为95起。

从投融资聚集的产业链方向来看,2021年至2022年10月份,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融资热点主要集中在原材料以及零部件类企业,其次为整车制造企业。具体来看,动力电池成为此轮吸金竞赛中规模最大的细分领域。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年内动力电池领域至少公布了62个重大建设项目,总投资预算超9000亿元。其中以楚能新能源、宁德时代扩张脚步最为激进。据公告显示,楚能新能源已公布的4大投资项目投资预算达1825亿元;宁德时代已公布的5大项目对外投资预算约为1300亿元。

新能源汽车整车这一赛道,同样成为资本愿意下大力砸钱的领域。2022年初,集度汽车打响了新能源整车融资第一枪,融资额为4亿美元,投资方是百度投资并购部和华普汽车;4月份,洛轲汽车完成D轮融资,吸引了红杉中国、IDG资本的出手,融资额为2亿美元;6月份,威马汽车Pre-IPO融资6亿美元;哪吒汽车、智己汽车、岚图汽车分别于7月份、8月份、11月份完成20亿元至50亿元不等的融资。

新势力未摆脱亏损状态

年产40万辆或成新门槛

尽管新能源汽车行业前景如画,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问题是,特斯拉也是在经历了15年的亏损后,才于2020年首次实现盈利。国内造车新势力TOP3“蔚小理”至今也未摆脱亏损状态。

作为已成功多地上市的融资造车优等生,“蔚小理”在自动驾驶、芯片、云服务和电子电气架构方面的自研投入高昂,是现阶段公司支出的主要项目,并持续压低毛利率。

三家公司2022年三季报显示,研发方面,蔚来汽车的支出费用主要围绕电池、芯片等做一些研发投入,单季度研发费用保持在30亿元左右;小鹏汽车第三季度研发开支为15亿元,同比上涨18.5%,增长的部分主要也是研发人员增加,导致员工薪酬增加;理想汽车第三季度研发投入达18亿元,同比增长103.1%,主要是用于未来新车的研发。

值得一提的是,与“蔚小理”深耕的市场和客群不同,二线造车新势力们大多扎根下沉市场,走薄利多销的路线,在售车型价格区间较低,整车销售毛利也有限。因此,它们短期同样难以盈利。

数据显示,2019年—2021年,零跑汽车营收分别为1.17亿元、6.31亿元和31.32亿元,亏损分别达9.01亿元、11亿元和28.46亿元,合计超过48亿元;威马汽车的亏损状况更甚,根据招股书数据,威马汽车过去三年净亏损分别为41.45亿元、50.84亿元和82.06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74亿元。

尽管哪吒汽车还未正式递交招股书披露财务状况,但据投资方360披露的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哪吒汽车分别净亏13亿元和29亿元。2022年上半年,哪吒汽车继续亏损6.9亿元。

在张秀阳看来,率先登陆资本市场虽有机会跑在赛道前列,但即便成功IPO,也只是踏出了漫漫“钱”路的第一步,在此之后,如何能够实现持续稳定交付和盈利,才是最终大考。

此前业内普遍认为,新造车公司想摆脱亏损,实现转折的粗略节点是年交付量10万辆。不过,这一预期数据或许被严重低估了。“此前小鹏汽车也认同关于10万辆年产量是门槛的提法。但当我们做到10万辆的时候,才发现今天的智能电动汽车的基础门槛,似乎已经提高到了40万辆。”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表示。

传统车企蹚出“第三赛道”

全新子品牌获资本青睐

作为由传统车企孵化而来的智能电动车品牌,极氪汽车自成立起就不断强调自身的定位:既不是传统车企,也不是造车新势力。公司CEO安聪慧曾在多个场合阐述智能电动车“第三赛道”的概念,即在传统车企转型和新势力造车之外,用全新的团队架构,对产业资源进行全新布局,打造出一条传统车企的技术资源与新造车的灵活效率相融合的新发展路径。

智能电动车产业发展至今,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传统车企熟谙于高端品牌的打造,并将“第三赛道”概念延伸到资本市场,获得了不俗的认可度和投资热情。

2021年8月份,极氪就获得了宁德时代、哔哩哔哩、英特尔资本5亿美元的Pre-A轮融资,投后估值近600亿元;2022年8月份,长安阿维塔完成A轮融资,由国家绿色发展基金领投,投后估值接近百亿元。

今年3月份,埃安混改落地,10月份完成25.66亿元A轮融资,增资完成后埃安估值达到1032亿元,成为当前国内未上市新能源车企最高估值。

“资本市场在驱动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并深刻影响整个行业,资本驱动下的品牌会更有实力。”广汽埃安总经理古惠南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广汽埃安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并不是因为缺钱,而是要通过混改进入资本市场参与竞争,同时借此来提升品牌影响力。

紧随埃安之后,作为东风集团电动化、智能化转型的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同时也是国资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点项目,岚图于今年11月份以A轮融资50亿元,在锁定高景气发展赛道的同时,也赢得了投资方的青睐,成为中国新能源行业迄今规模最大的首轮融资,融资后岚图估值近300亿元。

“岚图开创的是‘成熟车企+造车新势力’融合发展新模式,是我们用新组织、新机制、新模式,推动东风公司品牌向上的一次战略选择。”东风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尤峥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站在转折点上,岚图正以中国造车新实力的姿态,通过创新精神和进取之心,完成产品、品牌的双突破。

冯兴亚表示,电动汽车的行业估值逻辑正在转变,从考察远期前景逐步过渡到对企业盈利性的关注。“未来两年非常关键,企业整体运营能力必须经受住投资者及时间的检验。”

郑重声明:柒财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价值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柒财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及时性及原创性等;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风险自担。http://www.cz929.com/7101.html

作者: 小柒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客服QQ52231621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2231621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