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财网 头条 会员“一充再充”也看不了想看的内容:看电视,为啥越来越复杂?

会员“一充再充”也看不了想看的内容:看电视,为啥越来越复杂?

电视机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就连年轻人也直呼“搞不懂”。

红星资本局发现,现在的智能电视机大多内嵌了多套不兼容的会员体系,哪怕充了一个会员、又充一个会员、再充一个会员,可能你仍然无法看到你想看的所有影视内容。

在调查、总结之后,红星资本局发现现在主要有三种场景让消费者陷入“套娃式充会员”的陷阱,让人“一充再充”。

网友

电视机到底是智能电视还是智障电视?装完宽带、机顶盒后,还要充值、冲会员。

调查

1.电视机可以安装不同的APP,用户观看视频时,需要为每个APP单独充值会员,甚至付费点播;

2.手机端会员无法在电视端使用,电视端会员收费往往高于手机端会员;

3.同一体系下还设置不同VIP充值。

原因

利润来源,预装APP平台等的抽成都是电视厂商收入的一部分。

网友吐槽

给电视多次充值后

仍无法看所看内容

日前,有网友发视频痛骂,“现在的电视机到底是智能电视还是智障电视?要装宽带、还要装机顶盒,把这些都搞好能够看我也就认了,但是为什么这个要会员?那个要充值?”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与幼时回忆中“看哪个台调哪个台”的传统电视机不同,智能电视机已逐渐成为市场上的主流产品。

一方面,智能电视机仍承载着传统电视机的功能,只要配备机顶盒,照样可以收看中央电视台和各大卫视等;另一方面,它还可以联网观看网络影视,但这也招致了许多吐槽。

比如,2022年9月,有网友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投诉称,酷开的电视会员种类多,宣传信息不明确,其小孩在观看动画片时弹出付费窗口,于是开了包年会员(218元),但仍无法观看,需要再开亲子会员,“(当时)也没说影视会员不能看动画片,太坑了!”

目前,这一起投诉为“已完成”状态,但酷开方面的回复内容等被隐藏,无法查看处理措施。

红星资本局发现,目前,大部分电视机品牌产品都内嵌了多套不兼容的视频体系,这也直接造成了消费者在多次充值会员后仍然无法观看所有想看的影视内容。

三大场景

造就“套娃式充会员”

红星资本局调查、总结发现,消费者之所以会产生诸如“我刚充了会员、怎么又要充会员”的感觉,主要是因为市场、行业结构导致有三种场景会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

场景一:

不同平台的会员充值

先来看电视机行业巨头海信视像(600060.SH)。财报显示,海信视像在2021年的电视产品(含激光电视)的零售额市场占有率为20.92%,蝉联全国第一。

而海信官方旗舰店的客服告诉红星资本局,他们推出的不同型号电视机的内容方(影视方)不同。比如,海信55E3H电视机自带的内容方是爱奇艺,65E35H型号电视机自带的为优酷。

“如果您需要(其他APP平台)可以自己下载,用U盘在电脑上下载安装在电视机上。”海信客户服务中心的客服对红星资本局说。

不仅仅是海信视像,红星资本局了解到,如TCL等品牌的电视机产品也是如此:电视机有自带的内容方,但同时也支持用户自行下载其他APP平台进行安装。

从厂商的角度考虑,如果电视机能提供的网络影视内容越多,自然越能受到消费者的喜爱,但电视机厂商无力打通所有视频APP,只能将这些APP平台杂糅到一台电视机中。

简单来说,电视机正变得手机化。现在的电视机就像是一个大屏手机,可以安装不同的APP,用户需要观看视频的时候,需要为每个APP单独充值会员,甚至付费点播。

假设,某用户的电视机内安装了A、B、C三款APP,该用户为了看电影《甲》在平台A充值了会员,而后又想看电影《乙》,但《乙》在B平台独家播放,所以需要再次充值会员。

场景二:

同一平台的不同端口会员充值

在解答红星资本局的问题时,多家电视机厂商的工作人员直接称呼内容方为“爱奇艺”“优酷”或“腾讯视频”,但事实上,这些APP平台都拥有自己的电视版本专属的名字。

据介绍,爱奇艺的电视版名为“(银河)奇异果TV”,优酷的电视名为“酷喵”,腾讯视频的电视版本名为“云视听(极光)”。

某电视机厂商的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这些平台的手机端会员无法在电视端使用。

也就是说,哪怕你的账号拥有某平台的手机端会员,但在电视上登录该账号,仍然无法在电视上播放该平台的会员内容。

不仅如此,支持电视端会员的收费往往高于手机端会员。

以爱奇艺为例,其黄金VIP仅支持电脑、手机、平板三个端口使用,而白金VIP多加了电视端口。在没有折扣的情况下,黄金VIP是30元/月、78元/季、258元/年,而白金VIP是50元/月、128元/季、388元/年。

场景三:

区分幼儿内容的会员充值

上面两种场景都是基于电视机内存在不同体系的会员,但红星资本局发现,有厂商正在试图打造聚合型平台,比如海信视像和小米集团(01810.HK)。

其中,海信视像旗下拥有品牌“聚好看”。聚好看官网显示,其内容生态覆盖100%热播剧、100%影视大片,正片总时长超过200万小时,涵盖爱奇艺、腾讯和优酷等平台优质内容。

而海信的相关工作人员用比较通俗的话向红星资本局解释了聚好看的运营模式,“相当于聚好看是一个大APP,里面包含了优酷、奇异果、芒果这样。”

相比之下,小米自己打造的平台似乎已渐成体系。据国际在线2022年12月报道,小米电视影视会员(电视端)和小米影视会员(移动端)双端整合,品牌升级为小米影视VIP会员。

不过,红星资本局发现,即便处于同一体系下,小米电视机的用户可能仍然需要充值两次。

除了小米影视VIP会员外,小米现在还推出了小米儿童成长VIP会员,可享受权益包括26万集动画片、2.7万首儿歌、3000部绘本以及4000部英语动画等。

假设一个家庭买了小米电视、且孩子有观看需求,每年花在小米电视上的充值费用约为697元,包括小米影视VIP会员年卡348元、小米儿童成长VIP会员349元(现均有折扣)。

记者观察

为啥要把电视复杂化?

源起乐视打法 利润来源于此

电视机为什么变得越来越复杂?

红星资本局回溯发现,2016年左右,在贾跃亭执掌下的乐视推出“生态补贴硬件”玩法,即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将乐视超级电视卖给消费者,甚至推出过“买会员送硬件”的活动。

这一套玩法可以简单理解为:乐视超级电视亏钱,但通过“客厅营销”把钱赚回来。

2016年11月底,乐视超级电视在官方公众号宣布,超级电视的诞生降低了使用智能电视的门槛,让900万家庭迈入大屏生态生活,并使智能电视全行业均价降幅超过30%。

多年过去,乐视的生态已经玩崩,但是这一套玩法似乎在电视机厂商中传了下来。

某电视机厂商的相关人士向红星资本局确认,预装APP平台、开机广告、第三方会员抽成都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但受访者表示其不清楚具体的抽成费用等数据。

或许可以参照手机来回看电视机。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给手机预装一款不可卸载软件一般收费在3元左右。

假设电视机的预装费用也能到3元/款,那么对于一家年出货量5000万台的电视机厂商来说,仅从一款APP平台上的获利或许就能达到1.5亿元。

郑重声明:柒财网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价值信息,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柒财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及时性及原创性等;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风险自担。http://www.cz929.com/7508.html

作者: 小柒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客服QQ52231621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2231621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8:00,节假日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